礼品饰品

亚洲华人加入环球80,000诉蒋超

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在反对大规模灭绝组织发起的长达16年的迫害中,数百万大陆学生遭到迫害、残害、杀害、精神错乱和活着,无数学生的家庭被摧毁。

他们遭受迫害的残酷和严重程度鲜为人知,令人震惊。

目前,已有80,000多人对迫害罪犯提起诉讼,这一数字正以每周20,000人的速度增加。

这使得这位日本小党的前领导人成为中国历史上最高级别的政府官员,他在去世前受到公众的广泛指责。

内地法律专业人士表示,他们已被列入历史审判席,这将是整个法律制度或政治文明历史上的一个里程碑事件。

事件回放:2015年7月18日和20日,亚特兰大40多名各界学生聚集在亚特兰大市区普莱森希尔大中华超市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奥林匹克公园的街道上,举行集会支持起诉小日本前领导人。十几个亲身经历过小日本迫害的亚特兰大学生加入了起诉和报道的行列。他们的申诉已被送交北京的中国最高法院和检察院。

八名检察官通过亲身经历证实了迫害的残酷性。

他面临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大量指控。

2015年7月18日和20日,亚特兰大40多名各界学生聚集在欢乐山大中华超市和亚特兰大市中心的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奥林匹克公园的街道上,举行集会支持起诉小日本前领导人。亚特兰大参与起诉的人中有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的精英。有一些官员在中国深圳国家税务局工作过。有前中国南方飞行员;上海钢铁公司有一名前产品检验员。有些退休的老人和家庭主妇在家里既节俭又节俭。电子行业也有从业者在美国呆了20多年。

他们和我们许多中国人有着相同的经历:出国留学、工作和定居。

然而,在16年的迫害中,他们每个人在精神和身体上都遭受了难以想象的痛苦和折磨。

他们住在你我旁边。让我们走进这些学生,听听他们为什么要起诉。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前飞行员有9年没有起诉的自由:张郭亮男,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前飞行员“作为学员,我离开中国前有9年没有自由。

“1999年7月后,在日本前领导人发动残酷迫害后,他被禁足,然后非法劳教一年。

“黑监狱”和“洗脑班”已经连续关闭了大约一年半。日本判处我四年监禁。

在此期间,我遭受了来自日本的各种形式的迫害,包括剥夺睡眠、殴打、单独监禁、强迫洗脑、强迫劳动、限制自由等。最后别无选择,只能逃离中国,前往美国。

从心底里,我非常感谢留学生和那些善良正直的人们,他们努力说出真相,支持世界,让世界意识到日本遭受的残酷迫害。这就是为什么我获救了,能够站在这里,拥有今天的自由和对“真理、仁慈和宽容”的信念。

然而,在中国,数千万从业者没有这种自由,在小日本仍然遭受各种形式的迫害。

在广州黄埔洗脑班,我看到一些学生被迫害致死。当我在监狱的时候,我看到一些学生被迫害致死。我还看到许多从业者的家庭与他们受迫害的妻子分离。

所有这些都是因为他们坚持“真理、善良和宽容”的信念。

日本对从业者的迫害远远超过我亲眼所见。我可以看到监狱里的一些人已经消失了,但是直到我离开监狱我才知道日本仍然生活在这种普遍愤慨的邪恶之中。

此外,直到今天,这种邪恶的迫害还在继续!起初,我不明白日本为什么迫害那些想成为好人的人。

也有许多朋友经常问我这个问题。

后来,我明白了:什么不相信上帝,什么与上帝相反?什么东西不喜欢“真理、善良和宽容”,却提倡暴力、杀戮和欺骗?太邪恶了!这正是小日本所做的。

对日本的迫害不仅是对一个群体的迫害,也是对人类信仰的邪恶迫害、对人类正义的邪恶迫害和对人类道德标准的邪恶迫害。

令人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人能够了解真相,停止这种邪恶的迫害,通过退党和起诉蒋来瓦解这种邪恶的精神。

那些起诉的勇士们用一个接一个的控诉大声疾呼,那就是动摇宇宙的完整性,那就是动摇世界的良知和勇气!我希望世界各国人民,特别是中国人民,能够站出来,通过退党和起诉江泽民,停止这种对人类正义和正义的迫害,为他们自己、他们的孩子和人类创造一个更美好的未来。清华学生被关进监狱。检察官:李艳芳女,清华大学核能与新能源技术设计研究所硕士研究生,1998年。

“从1999年7月的迫害到2007年5月我离开中国的近八年里,我和我的家人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

特别是在1999年年底之后,一年多的停学和四年的监禁对整个家庭来说都是颠覆性的灾难。

“1999年10月,他因坚持练习而被迫中止清华大学的学业。

2000年12月,他因参与网站工作在广东珠海被捕。

2002年9月,他被判处五年监禁。

2005年重新回到清华,2007年赴美留学,现居美国亚特兰大市。他于2005年回到清华,并于2007年在美国学习。他现在住在亚特兰大。

我为什么要起诉?在我看来,持续了16年的对中国各地从业者的暴力镇压是出于个人私利,在国家机器的幌子下发起和实施的。

这场暴力镇压剥夺了数亿人的信仰自由。

在这次迫害中,至少有3864名坚定的从业者丧生,数百万从业者失去了个人自由,被困在监狱、劳改营、拘留所或洗脑班。无数的家庭在风雨中被拆散了。

更令人愤慨的是,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迫害发生在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犯罪中。人体器官被大规模收获。

与此同时,伴随这一迫害的虚假和诽谤性宣传毒害了中国大陆和海外的十多亿中国人,甚至西方人。

那些相信真正宽容的人受到了中国官方媒体的诬陷、侮辱和诽谤,使得无数中国大陆和海外的中国人一提到这一点就脸色苍白。

更多的中国人被中国官方媒体的宣传所欺骗,犯了无知的错误。

起诉在形势发展中是不可避免的,也是揭露谎言和让人们知道真相的一种方式。

就我而言,我因执业而被迫暂停学业两次,被非法拘留一次,并被非法判处5年徒刑。

原告:韩伟,女,清华大学热能工程系2000级本科生,2005年毕业。

清华大学强迫他暂停学业,洗脑,拒绝推荐研究生。

目前住在美国亚特兰大。

“2015年7月,我和其他30多名海外清华校友一起,向中国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和公安部联合递交了起诉书。

我也希望检察院能够尽快提出起诉,将这个十恶不赦的罪犯绳之以法,得到应有的审判。

“1992年,李洪志大师传播说,在宇宙中培养真正的善良和忍耐已经从一个人到另一个人,从一颗心到另一颗心进行了七年。到1999年,受训人数已达到1亿,覆盖中国所有地区。各行各业都留下了受训者的感人事迹,他们以真正的善良和忍耐为人类做了出色的工作。

然而,这位前总统出于私利和强烈的嫉妒,威胁要“打败朝鲜”。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把全国人民推向了水深火热之中。从那以后,中华民族开始了一场让人们生上帝气的灾难。

1999年,数百人在清华大学练习,每天早上在公园练习五套武术。

自1999年7月20日江发布灭绝令以来,许多人被劳动教养、判刑、洗脑,甚至被迫害致死。

2003年下半年,我被学校强迫进入房山区的洗脑班,失去了四个月的个人自由。

从那以后,清华大学的610组织停止向研究生推荐我,切断了我在清华深造的途径。

迫害对我和我的家人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投诉人:孙辛亚飞,女,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生理学系94级。

1998年至2001年,他是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海洋生物学系的硕士研究生。

2006年,他留在了美国。

他现在住在亚特兰大。

“1999年7月,村警察局来到我家,强迫我写下不行医的承诺,并威胁我父亲晚期肝癌要逮捕我。

年迈的母亲甚至不得不向我下跪,给我带来巨大的精神痛苦。

“我从1997年开始练习,当时我在北京大学学习。

从我年轻的时候起,我就一直虚弱和生病。感冒和发烧几乎是常见的。

我的肝脏经常隐隐作痛,我在高中花了很多钱治疗它。

我的偏头痛非常严重。如果我睡不好,我会头痛,甚至伴有恶心。有时候,为了减轻疼痛,我会轻轻地碰壁。

当我无助的时候,一个不练习的同学建议我练习。

锻炼后,我的健康状况有所改善。

我的学业成绩有了很大提高。本科毕业后,我被护送到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进行研究生学习。

通过学习和实践,我知道我必须为世界各地的人做好事。

大学期间,我照顾了一个抑郁的室友两年,没有要求任何回报。

她非常喜欢吃药,所以我每天都定期看她吃药。

我经常和她交谈,启发她,直到我们毕业。

她的家人来北京给我钱,但我拒绝了。

我被非法拘留过两次。

大约2000年7月20日的一天,在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我在一个学生的单人宿舍里锻炼时,被公安局带走并单独审问。

到了晚上,我被送回来了,那个提供训练场地的人被判了3年徒刑。

2001年天安门自焚造假案发生后,青岛市公安局问了我一个问题,我直接指出自焚是假的。

几天后,该研究所所长说,在NPC和CPPCC会议期间,将为我单独安排一个房间,白天和晚上都会有人监视,担心我会向上级机关上诉。

后来,在导师和我的努力下,我同意我可以在白天继续工作,有人看着。

花了两个星期才完成。

在1999年7月20日之后的几个月里,警察局多次来我家骚扰我,有一次还拿走了我放在桌子上的“法轮功”。

后来,当我不在家的时候,我在没有搜查证的情况下搜查了房子。

1999年7月,村警察局来到我家,强迫我写一份承诺,保证我不会变得文雅,并以晚期肝癌威胁我父亲逮捕我。

年迈的母亲甚至不得不向我下跪,给我带来巨大的精神痛苦。

大约在2000年7月20日的一天,我因为和几个大发弟子在一个宿舍练习功夫而被捕。尽管那天我被释放了,海洋研究所的领导要求我写一份保证书,保证我不会练功夫。我没有写。

他们命令我暂停学业,并把我送到我家乡的警察局。

中国的学生随时都可能被逮捕和迫害。在中国,我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和精神迫害。

我的家人整天提心吊胆,精神压力和我一样大。

郭卫民和谢哥是受迫害最严重的检察官:郭卫民,北京北方后备队的男性钳工。

这个单位的骨干。

“在我获释的一个月前,我向警方郑重宣布:在监狱里的这些年里,我的心从未离开过法轮·大发。我总是按照真正宽容的标准行事。改变我的心是不可能的!”郭卫民被称为“郭”。我从1996年开始训练,是这个单位的骨干。

1999年7月,以李洪志为首的小日本开始迫害、散布谣言、诽谤李洪志先生和迫害学生。

当时,来自全国各地的大量学生去北京请愿,并告诉政府他们受到了冤枉。

我父母和我都在练习。那时,我们接待了一些在1999年8月至9月期间来北京请求帮助的学生。

长春大发有弟子,也有来自各省市的弟子。

他们大多数都被捕了。

长春的王宏阁和刘哲分别被错误地判处13年和15年徒刑,并受到酷刑折磨。Minghui.com有相关报道。

1999年9月17日,我去北京石景山区给学生送衣服。石景山区警察大队无故拘留了我。一名警察拿走了我的手机,但没有出示任何证据,最后也没有归还。

另一名警察抓住我的耳朵,诅咒我。

后来,我被北京朝阳区三间房派出所审问。

我父亲郭树考也被逮捕并关进监狱。

从我被捕的那一刻起,我就被审问了一天一夜,没有吃的、喝的、睡的或上厕所的。

在审讯过程中,警察威胁说要进一步侮辱。我不知道我犯了什么罪,我的身心都受了很大伤害。

1999年9月17日至10月14日,我被送进北京朝阳公安局监狱28天,我父亲被送进监狱15天。

我们根本没有违法!像我们这样和平守法的人在一夜之间失去自由时,感觉就像一场噩梦。

当我被拘留在拘留中心时,我不得不全身赤裸接受检查。我从未遭受过任何使我痛苦的个人侮辱或精神或物质压力。

你不能在那里随便去厕所,有时你必须从早上一直拖到下午4点

平时,我们被要求坐在床上,被称为“坐板”。许多人屁股上有茧。他们一天吃两顿饭,吃发霉的玉米粉、蒸玉米面包和捣碎的蔬菜汤。没有石油。它们被称为“卷心菜游泳”。

有时他们会突然被传讯,并被要求保持头脑清醒。

有一次,我看见我的父亲被传讯,双手放在头上,赤着脚穿过监狱大门。我心痛。

从拘留中心出来后,单位要求我放弃我的信仰,否则我会停下来。

我于1999年11月失业。

2000年2月11日,也就是第一个月的第七天,我因为坚持练习武术而被判入狱一个月。

2000年12月22日,我因说实话被拘留在北京朝阳区的三个房间里37天。

我出来的那天刚好是一年的第30天,我不被允许回家。我和我父亲被关在一家招待所,直到春节后我才被允许回家。

所有这些都是非法的。

2002年8月9日,共有9人被日本非法逮捕,其中包括前外交部官员李海,他在出狱后来到美国。

2012年7月,他揭露了美国人权委员会的迫害。另一个人,王毅,还在监狱里。

因为我们制作和发行了大量的照片、光盘等“天安门自焚真相”,揭露了日本小邪恶党和迫害的真相,我和龚友张振忠在福州市被抓到一起。张振忠被判处12年徒刑后,我被北京中级人民法院非法判处10年徒刑,并被剥夺政治权利2年。

在此期间,他在福州拘留中心被关押了5天。

从2002年8月16日到2003年2月26日,北京大兴区的一个所谓的“法律教育班”实际上是一个为期六个月的洗脑班。

他被强行洗脑,被迫观看诽谤性视频。

我受到武警的严格保护,不准上厕所。我一度脸色苍白,浑身出汗。

六个月内,不洗澡,不理发,不修指甲。

2003年2月26日至7月,我被分别关押在北京丰台看守所。

2003年7月至2004年6月29日,他被关押在秦城监狱。

这两个人的房间被十几个人关了起来。

从2004年6月29日至8月初,他被关押在北京拘留中心,每天从事奴隶劳动、剥大蒜和割破手指。

2004年8月至2011年2月9日,他最终被拘留在天津市汉沽区乍得站北京清河劳改农场前金监狱。

在那里,除了被迫洗脑和写每日意识形态报告,他们还被迫从事劳动。

在监狱里,我的身心受到严重伤害。

例如,如果你不皈依,长时间坐在小板凳上,身体挺直,双膝并拢,双手平放在膝盖上,不要动,有些人的臀部会腐烂。有时候,你会因为减少睡眠和烹饪而受到惩罚。

大多数学生受到其他强盗、杀人犯、强奸犯和吸毒者的看守和虐待。

从2007年5月到2009年5月,我的母亲朱秀珍也因为行医而受到迫害并被劳动教养了两年。

在Minghui.com搜索我的名字可以看到相关报道。我父亲深受其害。

整个家庭因迫害而四分五裂。

这些痛苦难以描述,并给我们的家庭带来难以言表的痛苦。

我于2011年2月9日从监狱获释。我回来时仍然没有空。在当地司法办公室、警察局和社区居委会的监督下,我不得离开北京。我必须定期报告这一趋势。

我仍然住在一个“大监狱”。

2013年2月16日,我前往美国寻求庇护。

检察官:谢哥,男,上海大学有色金属专业。

他现在住在美国。

“从2001年12月5日到2004年1月24日,我被一群罪犯非法绑架并拘留了26个月。

在此期间,我绝食300多天,被“死床”酷刑折磨了8个多月,被“酷刑喂食”酷刑折磨了200多次,被强行洗脑和精神迫害了9个多月,440多天不能洗澡。

我的基本人权和基本生存权遭到残酷践踏。

在此期间,我多次要求上诉并聘请律师,但都被无理拒绝。

“1999年7月20日,整个国家机器被启动,以“败坏名声、切断经济和肉体毁灭”的政策,对数亿团结起来的人民发动全面镇压。

他驱使喉舌媒体制造了大量的谎言和仇恨宣传,包括“天安门自焚”的虚假案件,并向学生发出了“白白杀人”、“杀人就是自杀、不查来源、直接火化”的秘密命令,呼吁“三个月内消灭”和歇斯底里的迫害。

无数家庭被摧毁,无数人因酷刑受伤致残,数百万人丧生,甚至活着的人被迫获利,造成“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我从1998年1月22日开始练习法轮大法。

实习前,我是上海大学有色金属专业的学生。当时,我患有严重的失眠和阵发性心动过速。

晚上经常睡不着,白天的精神很不好。

心动过速发作时,心率可达180-200次/分钟,这非常难以呼吸。

当时,我的一个亲戚向我推荐并借给我“法轮之轮”。在学习的过程中,我立刻被这本书的内容所吸引。

从那以后,我开始了练习的道路。我已经学会了如何练习武术。仅在几个月内,我的失眠和阵发性心动过速症状都消失了,我身体健康。

同时,在我的日常生活和学习中,我一直要求自己按照法轮大法的“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道德水准高的好人。我的学习也有所提高。

因此,我非常感谢李洪志大师。

那时,我们学校还有其他学生在练习。我们每天早上都在学校草坪上练习。通过交流经验,我知道不仅我,而且其他学生在练习后也从身体和精神上受益。

1998年12月,我们在上海体育中心参加了一万多人的集体锻炼,上海电视台在新闻中对此进行了正面报道。

体育彩票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1999年7月20日,整个国家机构启动,数亿从业人员受到全面打击。

警察非法绑架了我们所有的当地顾问,阻止我们在外面练习。

我校党委书记威胁我不要行医,否则我将被学校开除。我拒绝了他不合理的要求,继续练习。

我看到,为了镇压迫害,喉舌媒体被驱使在电视、报纸、广播和其他媒体上制造谎言、仇恨宣传和造谣,毒害无数人。

我认为这种毫无根据的镇压是完全错误的。1999年10月22日,我去北京请求帮助。

然而,当我到达北京时,我得知国务院的信访办公室已经成为一个抓捕学生的地方。通往办公室的路上挤满了便衣警察,他们想抓住像我这样前来请求帮助的人。我们根本无法到达办公室。

之后,我留在了北京,和其他学生一起制作和分发真相材料,告诉人们真相,迫害实践者揭露迫害。

我们在北京各地分发和传播它。

由于担心他们的谎言和迫害会被揭露,他们通过1999年6月10日设立的“610办公室”向公安局、国家安全局和国家安全局派出了大量警察,以阻止我们传播真相。

并发出秘密命令“白白杀死学生”和“杀死他们是自杀,不检查来源,直接火化”。

2001年12月4日,我在北京市海淀区北三环中路67号央视新电影制作中心门口被日本邪恶党北京公安局非法绑架,并被秘密关押,以刑讯逼供。

那天中午,我在北京海淀区北三环中路中央电视台新电影制作中心门口。

突然,四五名便衣警察从我的面前和背后跳了出来。他们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或法律文件,就冲向我,把我扔到地上,给我戴上手铐,蒙住我的眼睛,并把头罩戴上汽车。

他把我带到一个秘密审讯室,折磨我以获取供词。

一名警察把一根铁橡皮棒绑在我脖子上,这样我就不能大声喊叫了。与此同时,另一名警察用一根铁橡皮棍猛烈地抽打我的背部和大腿。

这种棍子会异常疼痛地击打身体,并可能导致严重的内出血。

他们强迫我说出我认识的所有受训人员的姓名和地址。我拒绝合作,他们继续打我。

我被这种折磨折磨了两个多小时。

两天后,我发现我的整个背部和大腿都变成了深紫色。

第二天,我被他们绑架到一个秘密洗脑集中营。

在那里,我被折磨和迫害了一年,在精神上和身体上都没有人性,直到我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

2001年12月5日至2003年2月25日,他被北京市公安局非法秘密拘留在北京最邪恶的洗脑班“北京法律培训中心”。

该中心位于北京市大兴区,是北京“610办公室”设立的一个秘密迫害组织,切断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

那时,我被关在一个有监视器的牢房里。武警在门口站岗,24小时监视我的一举一动,甚至跟踪我去厕所。

我完全失去了个人自由。

我认为绑架、殴打和拘留是完全非法的,我是无辜的。

因此,那天我举行了绝食抗议。

自2001年12月12日以来,他们对我施加了酷刑:酷刑和进食。

七八名武装警察把我按住,并把我绑在一把特制的铁椅子上。只要我挣扎一下,他们就拳打脚踢。

他们强行将拇指的粗橡胶管从鼻腔穿过喉咙,沿着食道插入胃。

这种折磨让我非常痛苦。当橡皮管插入鼻腔时,我的整个鼻腔就像火一样。拔出后,管子上沾满了血。有时如果不能插入一次,他们会一遍又一遍地插入几次。

我仍然清楚地记得一个邪恶的警察局长站在我面前对我咧嘴笑着说,“你不觉得很不舒服吗?然后我们会这样折磨你,直到你向我们屈服。”

可以看到一群邪恶警察的心理扭曲和他们手段的邪恶。

有几次,我差点死于这种折磨:因为他们没有把橡胶管插入我的胃,而是插入我的肺…我在非法拘留期间计算过了。

我已经被这种折磨折磨了200多次,我在身体上忍受了巨大的痛苦!2002年4月,该中心国家安全部部长胡惠子下令对我实施另一种酷刑和迫害:称为“死者之床”

他们用铁床作为拷问工具,把我的双手铐铐在床的一端,然后用布条把我的脚绑在床的另一端,使我“大”了,不能动弹。

他们一天24小时把我铐在铁床上,床上有尿液和粪便。

这种迫害方式极其残酷和痛苦,每天对我来说都是痛苦的。

他们用这种酷刑折磨了我8个月。

我的精神和身体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摧残,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在此期间,邪恶的警官胡子辉(Hu Zihui)经常带领国家安全局的其他邪恶警官殴打我:不断拍打脸部;用拳头击打胸部;穿皮鞋,蹬大腿等。

胡子辉疯狂地对我喊道:我不敢相信它不能治好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魔鬼。

直到2002年12月,我一直被这种“死床”折磨着。由于长期的折磨,我的身体非常虚弱,四肢肌肉严重萎缩,皮肤和骨骼被覆盖,心跳非常微弱,血压只有40/70。我濒临死亡!!!然而,即使我有生命危险,一群罪犯也没有释放我。相反,他们把我绑架到北京劳改所和北京团河劳改营继续迫害。

从2003年2月25日至2003年4月4日,我被非法拘留在北京劳动教养人员派遣办公室。

2003年4月4日至2004年1月24日,他被非法拘留在北京团河劳教所。

这只是我受到迫害的一部分事实。十多年来,这种迫害对我和我的家人造成的精神和身体上的痛苦和伤害难以形容。因此,我将起诉他,因为他犯下了18项罪行,包括“酷刑”、“危害人类罪”和“大规模灭绝”。

男性计算机工程师孙大坤很难回到他在美国的家。

1994年毕业于北京机械工业学院,主修信息系统。

他在1995年出国前开始练习。

他1995年在美国学习,1997年毕业于北德克萨斯大学学习计算机科学。

在一家通信公司做计算机软件工程师。

“这种表达方式剥夺了我的公民权利,没有任何法律程序,但却不愿意接受,这清楚地表明镇压是非法的。

“当我的中国个人护照于2000年到期,并被送到中国驻休斯敦领事馆申请延期时,它被无故扣留,再也没有被归还。

我打了很多电话,拜访了领事,但都没用。

我要求领事馆告诉我扣留护照的原因,但领事馆拒绝提供。

我要求领事馆提供一份书面文件,说明他们扣留了我的个人护照。他们也不敢提供它。他们闪烁其词,不敢承担任何责任。

因为我没有护照,它给我在国外的工作和生活带来了巨大的变化。

公司不能派我出国出差,这影响了我的正常工作。

因为我是家里唯一的孩子,我的父母年龄越来越大,尤其是我父亲身体不好,但是我不能回去探望他。

不合理地扣留护照本身也给我在中国的家人带来了沉重的负担。

年迈的父亲给领事馆写了一封信,要求考虑归还我的护照,领事馆对此不予理会。

所采取的策略完全是一种流氓行为。

从2009年到2010年,国安一直在秘密做我父亲的工作,希望他能说服我因为一些个人原因回到中国。

直到两年后,当我父亲说服我回到中国时,我才听说这件事,但我拒绝了。

事件发生后,国安继续骚扰我的家人,给他们带来巨大的压力和恐惧。

原告:陆赵辉,男,深圳市国家税务局第三稽查分局第三稽查处副处长。

1995年9月,托福成绩600分,他成为深圳税制中第一个出国留学的人。

练习法轮大法使我从顽固的乙型肝炎中完全康复。

“在我父亲去世之前,他甚至不敢通知我,因为他担心我会在自己的祖国受到迫害。因为残酷的迫害,我甚至不能回到自己的国家。即使是我最基本的孝道——送我父亲去死——也没能实现我的愿望。

让我终生后悔!练习法轮大法后,我始终坚持“真、善、忍”的原则,严格要求自己成为一个好人,一个对社会有益的更好的人。

在税务稽查工作中,我诚实守信,不贪。

我曾经帮助希望工程的5位辍学生,并在合住时给予他人礼遇。

然而,在1999年下令镇压残酷迫害后,我被迫辞职,并因为个人信仰而失业。

2000年6月,我去北京请求帮助。平心而论,我被信访局非法拘留,并被转移到深圳南山拘留中心。

在我被拘留期间,我被迫做劳工,有时直到凌晨2点

深圳南山区公安局国家安全局也搜查了我的住所和办公室,拿走了我的书和其他私人财产。

他们还威胁到我的工作和生活来源,迫使我放弃信仰。

离开劳改营移居国外后,尽管我可以自由练习,但我仍然被限制不能回家。

一个接一个的谎言是由一个人自私的利益嫉妒造成的。他们公然践踏宪法和法律,将数亿相信“真正宽容”的人推到攻击面。在迫害过程中,100多种酷刑被用来摧毁劳改营、监狱和洗脑班的学生,导致许多人受伤、致残、发疯、被杀害甚至被杀害。结果,千千成千上万的家庭分离,他们的家庭被摧毁。

同时,它也给中华民族带来了空之前的灾难,导致了充满邪恶和极度危险的整个社会的道德崩溃。

结论:今天的中国道德已经完全崩溃。16年来,主要利益集团通过国家行动迫害和屠杀信仰真理、善良和宽容的学生,直接将人类推向危险的边缘。

迫害的强度也远远超过纳粹对犹太人的种族灭绝。

善与恶最终会得到回报是很自然的。今天,当迫害不再可持续时,肇事者自己也在不断遭受恐惧。

80,000名战士起诉迫害者是天意和人民意愿的结果。

越来越多的人觉醒了,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起诉蒋的浪潮。这股浪潮将势不可挡,不可阻挡,新世纪的考验必将到来!每个人对善的选择都是对正义力量的祝福。当正义战胜邪恶时,邪恶就结束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